爱情不在霍乱时期

“诚实的生活方式其实是按照自己身体的意愿行事,饿的时候吃饭,爱的时候不必撒谎。”

——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在家自我隔离的第十天,在打完了想玩的所有游戏,补完了之前落下的所有电影和剧集之后,我准备静下心来,找一本书读一读。

打开京东APP的时候,鬼使神差地被推荐了《霍乱时期的爱情》。想必有不少人和我一样,终于想起被冷落在记忆一隅的纸质书。而在当下,最能通过标题窥见人们内心空乏的,就是这本书。

打开近期评价一看,果然如此:

不知道在通读完这本书之后,大家会不会对这本书的“文不对题”感到失望。

毕竟书里的爱情故事,不是诞生或延续于一场突如其来的霍乱,而是如一场霍乱般狂热、持续了51年9个月零4天的爱情故事。

无论收到书的人最终感触如何,此刻还能坐在家中收到这本书,所享受的都是成熟社会运行链条的庇荫。

而最终将这些书送到我们手中的快递小哥,扮演的角色恰好是这个庞大链条中最末端、最容易被忽视,但意义重大的一环。

这几天看过最引起我共情的,是@星幽女林月如所发的一条微博。

博主说:

“现在的武汉就像是游戏《死亡搁浅》一样。快递小哥就像是我们在游戏里所扮演的主角,把困在家里(避难所)的人连接起来。

而阻挠他们的也和游戏里的BT一样,是普通人肉眼看不到的怪物(病毒)。

游戏里我们要计算载重、摩托车或卡车的电量、身上的补给品来规划运输路线,而快递和外卖小哥们,也要计算自己手中口罩和消毒液的消耗。”

《死亡搁浅》是我这几天通关的游戏之一,那种世界如诞初般寂静,又危机四伏而不查的感觉让我时刻紧绷着神经。

这一切不由得让我觉得,《死亡搁浅》的设计者小岛秀夫是一个洞悉人性的天才。能用一款游戏,勾勒出人们对于信息未知、处于隔绝孤岛的恐惧。

游戏是魔幻的现实。突遭这次紧急公共事件时我们才发现,物资、信息的互通,这些我们平时察觉不到的小事有多么重要。

不断地打破和建立连接,也恰恰是最近一段时间,各种纷乱复杂的信息和情绪中所包含的共有要素。

前有武汉一夜之间封城、各乡镇街口横刀立马,甚至不惜断路也要阻挡那看不见的可怕恶魔;后有全国物资万里驰援、各地医护人员放下年夜饭的碗筷连夜奔赴湖北,阻挡病毒肆虐的步伐。

事实证明,什么都阻隔不了人与人之间的连接。

在当下如此困难的情形下,那些为了维持连接的故事层出不穷。

中通快递的司机熊楚英和王慎才在大年初一的上午接到任务,要运送十万只口罩去武汉疫区。连续开车十几个小时之后,他们抵达了武汉。从武汉连夜返回安徽老家之后,这两位司机决定自我隔离两周。

同样的故事还发生在中通快递的何建文和朱坤两位司机身上,他们连接的是陕西西安和湖北赤壁。还发生在山东的货车司机李星身上,他连接的是浙江和武汉。

这些货车司机们,他们或牺牲的是奔波一年之后,难得陪伴家人的宝贵的十四天假期,或损失的是半个月的生计。

平日里,这些人是全国300万货车司机中的一员。他们构成了你最习以为常的生活习惯,链条中的这一环,你甚至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但当他们骤然停转时,身陷孤境的人才会真正感受到这些连接本身的价值。

小岛秀夫在接受采访时,曾谈及《死亡搁浅》游戏的连接设计理论:

“在以前,通讯并不是实时的。例如,一位丈夫很久以前在战场上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是‘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

而当妻子收到信后会想,‘他现在可能已经死了’。妻子必须想象出来他写信时的想法——这就是当时的交流方式。现在,互联网让信息变得更加实时了。”

“在这个人们可以直接交流的时代,我想利用今天的技术创造出一种间接的交流,能够让你站在对方的角度来思考,就像过去那样。”

在人类进入大规模电气化时代之前,信息的传播速度等同于交通工具的速度。而到了现在,任何交通工具都无法追上信息传播的速度。

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对于信息的处理能力,已经跟不上信息传递给我们的速度。

各种真假莫辨的冗余信息,在我们神经最为紧绷、情绪最为复杂的时刻,如同洪水般涌向我们内心的堤坝。当情绪被左右时,那些本应在信息中最被珍视的情感却消耗殆尽。

我们在纷繁的信息中失去的,不只是思辨的能力,还有想象发布者情感的能力。为预防病毒而禁足的我们,更是缺乏与他人的接触,失去了衡量社会行为的参照而被绑在了情绪的过山车上。

这时候你会发现,车不只是承载人或物的交通工具,更是撑起人们脆弱情感的一个纽带。在寒冷的冬夜,有不少武汉的专车司机选择加入志愿者车队,在城市暂停公共交通时接送医院的医护人员,还赶往机场和高速入口运送医疗物资。

像曹操出行,也成立了上百人的“应急防控保障车队”,在每个社区配备3-5台应急保障用车,交给相关部门和社区居委会统一调度,为武汉各社区生活不便的居民免费提供送餐、送菜、送药等服务,并帮助必须就医的非发热疾病紧急送医。

这支“应急防控保障车队”,采用自愿,非强制的形式,从它成立之初开始,就不断有司机主动报名加入。不少人都说:“家乡生病了,我只想尽一份力。”

这些在武汉空旷的街道上,依然忙碌奔赴城市各个角落的车,在完成汽车最基础的运输功能的同时,更多传递的是一份带有情感的信息——或许你疲惫、或许你恐惧、或许你焦虑物资紧缺、或许你迷茫前路,但你并非孤独,此时此刻依然有人与你并肩同行。

人类总是容易寄情。我们在这些天看到的车,以及所象征的意义都能够最坚实地锚定慌乱之人的情感基础。

我们通过B站up主@林晨同学架在车前的摄像机,才知晓千万人口的城市突然寂静的视觉冲击

我们通过驶入武汉协和医院,满载口罩和防护服的中国邮政绿色卡车,才稍稍压制住对某慈善机构的怒火

我们通过一辆沾满泥土,在路边接驳医疗物资的救护车,才坚信韩红所做的实事。

我们同样寄情于火神山和雷神山两所临时医院飞速建造的过程中,那些昼夜不停穿梭于工地的每一辆特种工程车辆。

在全国闲疯了的五千万“咸丰帝”的监工下,这片工地上的每一辆车都有了自己的名字:叉车叫叉酱、经常漏土的蓝色挖掘机叫蓝忘机、压路机叫多尔衮、吊车叫送高宗……其中最火的小叉车,还直接被送入了微博饭圈超话,和肖战、蔡徐坤肩并肩。

五千万监工的热情甚至让央视一度上头,在直播版块推出过一阵“助力”榜单。又因为有网友批评官方不够严肃而被撤了下来:“灾难面前,这算不算是不合时宜的娱乐?”

但是,在这十几亿人神经都格外紧绷的时刻,往往一点简单的快乐都会被成倍放大,进而传递给更多的人。在感染人数不断增加、各种不辨真假的资讯搞得我们身心俱疲时,唯一能够每分每秒,实实在在传递给我们好消息的,就是让两所临时医院拔地而起的建造者,和他们所使用的这些工程机械。

很多玩过《死亡搁浅》的人都说,对这个游戏记忆最深刻的瞬间,是小心翼翼地穿越了可能带来BT的时间雨后,在雨后初霁、草木茂盛的山坡上奔向港口节点城的瞬间。

从轻缓吟唱逐渐变得欢快的BGM里,甚至能够感受到清风的拂面。俯瞰那座城市,你会感觉到仿佛重新回到人类社会的安全感。

作为一个连接者,你将会得到短暂的休整、和其他玩家一同修筑的高速公路,以及终于不用只靠双腿,而是有了摩托车和卡车带来效率上的提升与精神上的庇护。

在这段时间过去之后,我们终将回到一个平凡的现代社会生活。

我们不会再过分寄情于装载着外卖的电瓶车、从机场和火车站接送我们的专车,我们甚至依然会惧怕那些“渣土车”,而不会专情地注视并给他们起外号,我们也还会看到那些整治货车超载的新闻。

经过这样一场疫情会让我们在共同的社会记忆中刻下痕迹,那就是现代社会并非坚不可摧,我们每一分的生活便利其实都很容易失去。

但生活终究会恢复它本来的面貌。

冬天从这里夺去的,春天会交还给你。

—— 海因里希·海涅

来源:盖世汽车大V说 作者:autocarweekly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autocarweekly

资深媒体人打造,优质内容创造者

  • 431139

  • 287

盖世大V作者

关于盖世汽车资讯| 联系电话:021-39586126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菲律宾太阳城申博66登入|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亚洲太阳城娱乐 申博在线管理网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 申博怎么充值
ag国际馆 ag国际馆 申博现金网 申博娱乐开户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客户端下载 太阳城申博开户 申博娱乐网
捕鱼游戏 ag真人娱乐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太阳城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