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疫情漩涡中的鄂A网约车司机(中)

这些平凡事因为发生在特殊时期而变得不平凡起来

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网约车全部停运,机场只有专机进出,火车站停靠的火车只需下不能上,离汉通道暂时关闭让大武汉几乎陷入静止。

为保障封城期间普通百姓的必需出行,武汉客管处组织东风出行、T3出行、曹操出行、滴滴出行几家骨干网约车公司和出租车公司职员成立应急社会保障车队,为社区居民义务服务。

昨天的报道《那些疫情漩涡中的鄂A网约车司机(上)》中我们已经记录了这些特殊时期仍然奋战在工作岗位上的普通人。

陈琛:从早晨到回来中途不上洗手间

陈琛是一位女队员,比起男队员她们有更多的不便和付出,她坦然讲出她的害怕。

我是东风出行的陈琛,26号下午加入了应急社会保障车队。所有车队成员的工作都是类似的,负责社区非发热病人的生活必需品采购,帮助非发热病人去医院就医。

我这几天接的主要都是年纪比较大,自己出行不便的老人去做透析的,年纪大概在七八十岁,他们出行确实非常不便,有我们这样的车队,他们觉得非常感动。

27号那天我接了一个医生,他是六医院的,六医院不是发热医院,那个医生从腊月二十八(1月22号)上班,在医院没有回来,到27号那天我才去把他从医院接回来。医生很辛苦,在医院一直不能走。家里人除夕之前准备了一大桌子吃的,结果东西还在锅里,人已经去了医院,一直到我那天才把他接回来。

我觉得在一线工作的医生比我们辛苦太多了。他说他有同事在汉口上班,最开始没有我们这种志愿者的时候,他是从汉口走过来的,确实特别困难,本身上班很累,还要自己从汉口那边走回来。

刚开始限行的时候,很多医生出行不便,他们在有我们这种应急运送车辆的时候特别感动。当时医生还问我在哪里可以给我写感谢信,我觉得他们比我们辛苦得多,肯定是婉拒了。

从30号开始政府在有些地区安排了有些固定线路,类似于公交车的这种统一运送医护人员,情况会好一些了。

我负责汉阳的江波社区,有肺炎疑似病人和确诊病人,但不算多。我们东风出行承接了汉阳区和桥口区的居民出行,每个区域都配置了4台车,早晨八点半到晚上六点为他们服务。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一些小事出门也会要求我们,现在都是尽量保障应急需求,比如说买菜,很长时间没有出门买菜的;包括就医的,像透析的病人、癌症病人;包括一些紧急情况,比如说手骨折的,还有需要缝针的这种我们会送。工作量不算特别大。

这几天相比之前要好,因为之前需要送医生护士之类的,现在有固定的车去送他们的,我们就相对于比之前稍微好一点。

刚开始报志愿者的时候,通知上写的是负责居民的买菜等日常生活需求,并没有说需要我们去送非发热病人去医院。到了之后发现只要是非发热病人的接送还是需要我们去做的,当时心里还是非常害怕的,因为只要接触到去医院的人,肯定你(感染)的几率就会稍微高一点,心里肯定很害怕。

但肯定不后悔当初报志愿者,因为接触到一些真正有需求的,像我第一个接触到的老人是75岁,他去医院是要做透析,子女因为疫情没有办法回武汉,他一个人,没有车,这么大年纪也不能开车,肯定也不能骑电瓶车,他内心是很恐慌害怕的。

我打电话给他说可以接他的时候,他基本上是感动到有点哽咽的感觉,然后一直感谢共产党,感谢我们公司,说了很多。这一点我非常感动。反正肯定是不会后悔的,觉得做这个事情非常有意义,每天收到很多人感谢的时候,心里肯定是很激动的。

平时做的工作不会接触到这么多的人,能收到这样的感谢,其实心里是很暖的。当然自己其实很害怕,但是我在这种,就是在出发前送病人回家之后,车里会做一些消毒,车上都准备的消毒液和喷壶,对车进行整个的消毒。

女生做志愿者有一点不是很方便,因为防护服从头到脚是连体的,拉链只能拉到差不多肚子往下一点点这个位置。可能男生可以上洗手间拉,正常的吃饭喝水可能不太影响,但是女生的话就很不方便,如果我要上洗手间的话,我就需要把整个防护服脱下来,我如果脱掉一次的话,就会增加一次和病毒接触的风险。

所以我基本上是从早晨到回来之前我中途是不上洗手间的,中间基本上不喝水,因为物资还是要留给更需要的人,我看现在医院缺防护服缺得更多,如果我们过度去用的话可能就有很多更需要的地方就没有了。

我家是十堰的,本来计划除夕回家过年。结果因为限制出行,我第一时间选择在武汉隔离,就没有回家。

我还没有成家,其实更适合做志愿者,家里有小孩就会很不方便。我爸2019年做了心脏手术,情况一直不太好,我也很想回去看他,但是因为这次疫情,可能就没有办法回去看他,错过了很多次回去看他的机会。

父母知道我在做志愿者,很支持我做这个事情,刚开始我先瞒了两天没有说,因为我怕他们担心,他们问我武汉疫情的时候我都说还好,没有说得那么吓人,希望他们不要担心。知道我在做志愿者他们还是非常鼓励我的,就提醒我注意安全防护。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感觉脑袋一片空白。我比较佩服一线的医生护士,他们应该比我们更辛苦,我们做好防护工作,其他的都还好。

我想说的是,希望疫情早点过去,我们能正常工作生活。能见见家人,久违的朋友。

吴敏:这个世界上没有天生的志愿者

吴敏是东风出行为应对疫情在保障车队之外成立的员工先锋队成员,服务一个监狱工作人员家属区。

我是东风员工先锋队成员。这个组织是2020年1月27号,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成立的。目的是为社区做应急服务,给社区行动不便的人员买菜、买药、送餐,送非发热的病人去就医。

东风出行为社会保障车队投入了1000辆车和专职司机,我们先锋队是自发成立的,另外的,现在有大约100人,也有车辆配合。

员工先锋队都是自愿参加的,26号发的通知,下午三点紧急集合拿了车辆,27号我们就投入了战役。第一天成立的时候大概60多人,之后每天都在增加。因为当时通知发的特别着急,是一点钟发的通知,下午三点钟就要截止,市政府要的比较急,我们就把名单报上去了,后来根据附近的需求,一直在增加报名。我是第一批报名参加的。

我在东风出行的本职工作是做停车场管理和充电站建设、充电站管理,是东风出行的一个支持部门。

我被分到江花社区,这个社区很特殊,它属于一个飞地,这个社区管辖是在汉阳区,但是实际所在地在蔡甸区,离孝感市只有5公里。

另一个特殊之处是,它属于监狱的家属区,远离市区,有江花社区A和江花社区B,两个社区相距大概15公里。监狱里犯人大概有两三千人,工作人员和家属也不少。

年轻的都在上班,家属中很多老弱病残,他们买菜、买药、看病不方便的,我们就去帮这些行动不便的人,把菜统一买回来分发,包括药品。

居民把需求提报给居委会,居委会再分发给我们执行。这个居委会也有点特殊,现在只有两个工作人员,人员是不够的。所以我经常像社区一份子一样,帮他们一起来做社区工作,包括疫情防范工作、消毒工作,社区工作者都是女性,像搬东西啊,消毒啊我就经常帮她们一弄。

其实,本来要我们做的都很简单,其他社区的人,他们一天可能要出去七八次,十好几趟的都有,而且他们有时候晚上还要加班到晚上九、十点钟的,甚至还在运作的都有。因为有的社区还有医护工作者他要回家,或者要去接,他们比我更辛苦,其实我这边工作相对比较单一。

说风险当然也有,报名的时候我也考虑过。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天生的志愿者,我现在觉得可能是有人需要我,来当这个志愿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像董存瑞那种舍生取义的我可能做不到,像雷锋这种,在小事上付出的我可能还是做得来的。

我们社区染病人员在暂时还没,但是有发烧人员,我今天还和社区工作者一起去给家庭量的体温,而且消了毒,暂时还没有病人。我刚才也介绍了这个社区地处偏僻,是郊区的郊区,相对封闭。所以我在东风出行员工里面,不好意思的是我被分在最安全的社区里面了。

工作当中有时候也会遇到郁闷的事情。我在家里从来不去买东西光超市,都是我老婆去。我们的本职工作只是开车,但是现在是统一采购,让我买东西。我买东西可能就是不会挑,不会选,买回来有时候会有人说买得不好啊,买贵了啊,没有挑好啊,心里有点委屈。

我们的车型只是那种普通的三厢轿车,要采购的物资真的很多,我有时候需要用推车推下去,后备厢是装满的,我有时候要推两三趟才能把车子塞满,甚至最多的一次,我来回跑了两次才把东西买齐。

运到社区,我们几个工作人员再进行分发,我们几个人对着单子把它分好,然后再看清单多少钱,写在纸上写好,放在袋子里,然后再通知谁谁来取,多少钱。

当别人说这个东西没买好,或者说是买贵的时候,我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后来一想,算了都是小事。只希望疫情快点过去,大家都回到正常的生活节奏。

李葭昕:武汉人也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

曹操出行的李葭昕是一个退伍兵,他对自己城市有朴素的责任感和担当(这张集体照中的前排右就是他)。

我是曹操出行的李葭昕,现在在八吉铺街道里面服务。报名参加车队的时候没有特别想什么,就是一股子劲。因为武汉那个时候通报文件一直在下,那数字每天都在增长,很多医院都缺物资,医生上班比较困难。

作为武汉市本地人。我本来是大年二十九还在外地,在黄石办事。当时早上十点钟就要开始封城了,我火车票都买好了,但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到武汉,当时特别急。因为当时头天晚上,腊月二十八晚上就开始组建应急车队了嘛,当时我就报名了。

我就打电话给铁路部门,问能不能回来,能不能到汉口,他说可以到,我就赶回来了,要不然根本就回不来。

当时就没想太多,就只是想作为武汉市民我应该去做一件事情,哪怕出一份力,因为毕竟你看那些护士、医生都在一线工作,我们能出一份力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尽力去为这个城市出把力,就是这么想的才去参加车队的。

我今年30岁,有老婆孩子,孩子两岁半,家里肯定是有意见的。我报名之后就跟他们讲了,这个东西如果我不去做,其实也会有人去做,但是我想去出这份力。我以前是当兵的,退伍回来一直在家里做曹操出行。我就觉得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自己城市出现问题,我有责任去救它。

我孩子跟老婆都住她自己妈妈家,跟我隔离。毕竟我每天要出车,还接送一些病人、病患,接触的人会比较多。

发热病人不归我们管,因为我们的防护措施达不到他们那种隔离的水准,我们只负责一些做透析,或者那种急性肠胃炎的,或者是心脏病,或者腿脚不方便的人去医院看病,像这种我们会接送。一般一天会到两到三趟左右。

我们负责的社区比较偏远,在一个村里面,这一周感触还挺大的。那个社区里面,就是村里面留守的,每年过年都会有自己的孩子回来,这个事情发生之后那些留守的老人其实看着也挺那个的,他们腿脚也不方便,他们想出去什么买菜,或者干嘛,都不是很方便。每天送他们,也觉得自己能出一份力,能帮助他人。

这次疫情确实挺严重的,如果说政府没有做到每家每户在家隔离的话,我觉得传播速度要比现在的速度要更大。只要每个人老老实实在家呆着,控制疫情的扩散,其实我觉得疫情会慢慢好起来的。因为武汉市这个城市挺大的,人口流动也很大,你想一下当时新闻说的,在封城之前的几个小时,就是早上十点之前还有接近30万人从武汉出去。所以这个会影响到疫情散播,影响会很大。

我早上一般都是自己在家随便弄一点吃,没有出去买菜,中午基本上就在社区里面,社区中午会提供饭,晚上就回来随便在家吃点面条之类的。现在武汉蔬菜这方面的供应,我觉得还是很少的,有些基本上都买不到。过年的时候每家每户都会备一点菜,但我估计坚持了这么长时间,有的估计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这段经历其实也挺特殊的。谁都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我家住在华南这边,海鲜市场3公里,属于重灾区。我以前经常路过,现在基本都不会去那边,那边周边现在都被封了。

我想说一下我们另一个师傅的故事。我们一个队,被分在一个社区,有时候出车会一起出,他比较积极,有一个每天都要做透析的居民,每天早上七点钟要从社区出发,然后去武汉光谷那边的医院去做透析。

我们那个师傅住汉阳,距离我们帮助的社区,路程我从汉口过去大概都得一个半小时到一个小时左右,那个师傅朱海洋过去也得一个多小时。我们两个人是轮流的,一人送一天。以前我们上班其实大家都不愿早起。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大家都踊跃地去承担这份责任,这让我觉得很感动。每个师傅都没有推诿,到了大难临头的时候我们都能一起一条心往前冲。

武汉发生这种事情都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我有很多朋友,过年期间他们都不在武汉,听到他们说在外地回不来,或者在有些地方会认为你是武汉人,就不该到外地来。我感触就是,希望大家不要排斥武汉人,大家都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是我们自己的城市,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一份责任,武汉人也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因为前期政府上面的消息都是很保守,并没有把这个东西很夸大,我们也不知道疫情会这样。其实大家都应该一条心,应该要同心协力去把疫情消灭掉。这就是我的心里话。

张少华:总要有人付出对不对?

张少华和丈夫都是东风出行员工,也一起参加了应急保障车队,并肩战斗。

我是东风出行的张少华,我是大年初一加入车队的。我来东风出行有2年多了,属于东风新能源,出租车这边的。东风出行分网约车和出租车两块,我们属于巡游网约车,打表计费那种。

我们参加保障车队都是自愿报名,我就是武汉人,生在武汉长在武汉,能出一把力就出一把力,都是武汉人,大家小家都是为了这个家。

大年初一出门的时候,我开着车在武汉大街上,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一辆车都没有,我当时也有点害怕。说不害怕是假的,还是害怕了。但是也想了,外面还有很多人跟我们一样,战斗在一线的人,那些医务人员、那些环卫工人、那些社区里面的人也都是战斗在一线,想想也没有什么,我反正觉得自己年轻没什么,把自己保护好应该没什么问题。

平时那么热闹的大武汉,我那天开了十几公里都没一个人,车也看不到。就是早上出来去公司报道的时候,8点钟左右的样子,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从来没见到过。

父母不太支持,不让我们出来。但想想我本来就是做这一行的嘛,现在武汉需要我们、国家需要我们,我们能做的就做呗。如果都不去做,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怎么办呢?我已经在这个社区待了几天了,每天为他们服务我觉得还是挺开心的,确实都是需要帮助的人。

我跟家里沟通好了,我老公跟我是一个公司的,他跟我是同一天出来的,一人开一辆车出来了。孩子读高中,我们出来有两天没回去孩子给我们发信息“爸爸妈妈你们在外面要注意安全”。孩子在老家,我们在武汉。

我分在黄浦社区,社区蛮大的,有多少人我也不知道。我们有4个人服务这个社区,都是东风出行的。我们一般8:30到下午5:30上班,今天开始加班,我住得比较远,他们没让我加班,他们要到10点。

这个社区没有医护人员,发现了感冒发烧的、确诊的就打120直接拖走。我们不能接触疑似病人,因为我们还要接触更多社区居民,服务出行不方便的人。

我们4个车,一辆车一天4、5趟。我们现在穿的是防护衣、口罩,护目镜暂时没有,都是公司配发的。

我印象最深的送一个80岁的老人,一周要去两次透析,明天又要去医院做透析。地铁、公交都没有,只能我为他们服务了。有的是医务人员、上班的人,有的是行动不便的老人。

家里人打电话担心我们,让我们在外面注意安全,没办法。就是出来第一天没有人的时候特别害怕,这几天习惯了就没什么了。天天送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还是挺开心的,还是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如果我们都关在家里,那这些人怎么办呢?

能帮助别人还是挺开心的,自己付出之后别人开心自己也开心。总要有人付出对不对?这种事情也是我们应该做的,我做这个职业嘛。每个人都付出一点点,这个世界也就更美好了。

我想说的是,只要大家坚持一下,加油加油,一定能够过去的。现在就是为自己加油,为武汉打气。

来源:盖世汽车大V说 作者:汽车商业评论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汽车商业评论

推动中国汽车向前进

  • 1064612

  • 685

盖世大V作者

关于盖世汽车资讯| 联系电话:021-39586126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菲律宾太阳城申博66登入|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

网站地图 申博开户 申博娱乐手机版 老虎机游戏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菲律宾申博真人娱乐 申博官网免费开户 菲律宾申博在线平台网 太阳城登入
保险百家乐 菲律宾申博娱乐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娱乐官网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官网 太阳城会员登入
ag国际馆 申博现金网址 申博代理 老虎机游戏